English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解局】“北京难站”屡被曝光背后

文章来源: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     发布时间:2018-10-08   【字号:         】

原题目:【解局】“北京难站”屡被曝光背后

打开后备箱制止被拍车牌的出租车

【侠客岛按】

“在北京南站和朋侪作别,他转身去打车,我到了天津东站发新闻报平安,他还在排队……”

这不是段子,这是中国交转达最真切的吐槽。关注此事的岛友一定知道,这篇消息来源险些每年都市被拿出来发酵一番(上一次是2017年11月),而关于北京南站酿成“北京难站”的梗也是耐久不衰。

为何这样?乱象背后藏着怎样的顽疾?今天我们请到了恒久研究下层治理的武汉大学社会学系研究员吕德文,由他为列位岛友撰文解读。

一到深夜出租车就酿成黑车,25公里旅程叫价300元;破晓时间,15分钟内,车站共调理发车22辆,仅有30余名搭客脱离;候车厅随处都是商铺,涉层层转租,挤占候车空间……可以说,北京各大火车站治理水平比力差,对于常年来往于天下各大都会的游客而言,早是共识了。

许多谈论说,“北京难站”征象与首都形象不符,与国际多数市的形象也相差甚远。但作为专攻下层治理研究的学者,笔者以为这个评价也许照旧客套了一点。一句话归纳综合:都会治理粗拙

值得一提的是,这还不是国际比力的效果,而是和中国东部、南方,以致于诸多中西部都会比力得出的直观结论。

治理不精

交通拥堵、黑车泛滥、秩序失控、服务缺位……“北京难站”征象是一个都会问题综合症,更进一步说,就是治理失效。

总体来说,火车站比力“乱”是各个都会的痼疾,有治理难度,人们体验差一些,也很常见。但北京南站作为一个设施相当不错的新火车站,体验却这么差,也实属少见。

更况且,“北京难站”的问题已存续多年,但这么多年仍无根治效果,也值得深思。难怪,有网友发帖称“爽性请上海虹桥站接受北京南站吧”。此话自然是讥讽,不外就事论事,北京“难站”征象简直体现了首都治理粗拙化的特征,主要有三点。

一是都会痼疾多而普遍。北京南站的问题很典型,但并不特殊;北京站、北京西站也存在此类问题。排队长、商业化过重等,还可以说是火车站自身的问题;但交通拥堵、黑车泛滥、部门区域管控失效等,则无疑属于都会整体治理的问题。

实在,近些年来,媒体曾经曝光过的北京都会乱象不少:一些偏远地域因通勤不利便,黑车“正规化”运营;一些焦点地域陋习模占道谋划,却发现有团伙在控制;一些城郊村违建征象严重,治理者却“无可怎样”。

二是行政惰性强。但通常痼疾,大多都是存续多年而未解决的问题,这与行政惰性则亲近相关。所谓行政惰性,是指行政系统习惯于按部就班,对外界事物的转变缺乏敏感性,不愿意努力自动作为,即便由于种种缘故原由而被迫应对,也惯于用通例要领去应对——哪怕这个要领经常被证实是无效的

以上枚举的各个问题基本都云云。北京“难站”征象被曝光过多次,但每次都是按“通例”整改,好比交通部门对周围的交通秩序做一些调整,火车站管委会暂时增强一下气力,疏导一番。事后重复如初。

再如违建、黑车等问题,主管部门常以执法气力不足等种种理由“搪塞”,一旦舆论倒逼,也照旧“通例”法式整理那一套,政府部门险些没有自我厘革的动力。着实不行了,也仅仅是通过增添行政气力,而非依赖政府厘革提高行政效率来解决问题。

据笔者实地调研,北京市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聘用的协管职员,以及通过政府购置服务雇佣的行政辅助职员,数目远超正式行政职员。然而队伍膨胀的同时,治理效果并未增强。

三是治理要领简朴而难连续。在南站变“难站”问题的治理上,相关部门接纳的要领基本都比力简朴。

看新闻可知,昨日,市交通委、北京铁路局、丰台区政府、北京南站管委会等多部门迅速行动,在北京南站召开现场会,研究运输保障、交通秩序治理和服务提升等措施。这种舆论和政务互动的速率,真话说照旧不错的。

但话又说回来,作为暂时性地回应舆论监视,短时间内控制问题的措施,这种偏运动式治理的做法并无不行;“风声”事后,“难站”征象是否还会重复,有待视察。究竟,“通例”地看,各部门和地方政府的注重力,不行能总是集中在北京南站。一旦注重力转移,暂时调配的行政气力也将疏散。

从基础上说,治理不够精致,不仅体现在要领简朴,还在于制度建设不健全,导致简朴要领不行连续。固然,由于要领过于简朴而泛起的过分治理,使其与以人为本理念南辕北辙的征象,也是常有的事。

概言之,首都治理之粗拙、不精致,是多个矛盾的集中归纳综合。一方面,都会痼疾多而普遍,人们的都会体验比力差;另一方面,治理部门要么对这些问题置若罔闻,要么接纳简朴而难以连续的运动式治理要领,同样制造出不适感。

究其缘故原由,很可能是都会治理过于僵化的缘故,已经很难顺应现代都会治理的要求。

都会厘革

实在,北京南站的治理,以致其他都会痼疾的治理,并非无解。今年7月份,笔者及团队刚竣事在北京平谷20天的野外调研,其被称作“街乡吹哨、部门报到”的履历,或许就值得首都治理痼疾借鉴。

所谓“街乡吹哨、部门报到”,就是说,街乡一旦发现什么问题,只要“吹声哨”,就能唤来各个委办局,集中前来“会诊”。之以是说它具有参考意义,是由于它蕴含相识决都会痼疾的多个要害环节:

首先是属地治理。近些年来都会治理中的“条条专政”征象越来越显着,大量的治理权(主要体现为执法权)掌握在部门手中。诚然,这对提高都会治理的专业化水平、制止地方政府滥权,起到了很是要害的作用,但它也造成了执法权疏散,地方政府的统领权无法获得完整实现

最典型的是,地方政府往往面临权责差池等的逆境,在负担属地责任的同时,在诸多治理领域缺乏治理权。

“街乡吹哨、部门报到”则能比力好地解决这个问题。由于这本质上是赋予属地政府召集权和审核权,让属地政府能够即时召集上级执法部门开展团结执法。

反观北京南站接纳的暂时性措施,无论是执法部门加大违法攻击力度,对南站周边门路实行长时间、多点位、全模式的团结执法,都属于市政府协调、而非车站管委会(属地治理部门)召集的效果。

这就意味着,团结执法哪怕是长时间的,也肯定是暂时性的行动。其效果很有可能是见好就收、重复如初。而若是真正赋予属地部门召集权,则可以凭据现实情形随时解决治理需求。

其次是源头治理。“街乡吹哨、部门报到”的条件是对都会痼疾举行全方位的“清算”,地方政府需努力自动地梳理出辖区各个治理问题,对问题点的漫衍、体现、类型、缘故原由等举行梳理,形成问题清单。在此基础上,才可能有针对性地梳理政府部门的权责清单,将各部门权责对应到需治理的问题中去。

说白了,这是两种思绪:一种是一样平常自动发现问题、寻找解决要领;一种则是平时相安无事,等候危急倒逼。

思绪转换

火车站治理之以是是都会综合症,有其客观缘故原由。因人流量大、设计部门多,导致其灰色利益空间比力大,治理难度也就比力大。

但平心而论,火车站收纳的各种问题,如黑车、出租车议价、交通拥堵等,险些都有相关治理措施和主管部门,但为什么还解决欠好呢?

要害缘故原由在于,主管部门并不能完全解决任何一个问题,而需要部门配合。但现实操作中,非主管部门如无上级协调,很容易推诿。

但若是能够换一个思绪,通过问题清单和权力清单的设置,明确非主管部门也对都会痼疾负有治理责任,并赋予属地部门召集权,就有可能从问题的源头(而非行政逻辑)解决都会痼疾。

最后,是系统治理。首国都市治理中的诸多问题,不在于都会治理系统不科学,而在于系统运转机制有问题以平谷区为例,“街乡吹哨、部门报到”看似是一个极小的革新,却基本上解决了其延续多年而无解的盗挖金矿、砂石盗采等问题,不能不说是系统治理的乐成。

其焦点是,在保持原有的都会治理系统、不增添行政职员的情形下,通过合理调整条块关系、科学调配职员,实现都会痼疾的源头治理

相较于此,火车站治理体制庞大、牵涉部门多、职权疏散,职员庞大、问题多样、执法风险高,相对于通俗的都会治理,更需要提高系统治理水平。

可见,欲解决首国都市治理粗拙的问题,亟需一场都会厘革。这个厘革,首先是都会治理理念的厘革。“让都会生涯更优美”,不仅仅要让都会成为增加机械,更要让都会成为优美生涯的栖息地。

当前,不少都会为了提高治理水平,努力推进放管服革新,敢于通过治庸问责、“最多跑一次”等对行政系统举行自我革新。这对于北京南站的治理,无疑具有很强的启发意义。笔者调研发现,北京行政系统还相对比力守旧,对市民需求的回应能力也比力差,许多市政服务都落伍于市民需求。

毋庸讳言,首都社会治理积累了大量的问题,这些问题通过不停输入治理资源、不停膨胀行政机构,暂时得以捂着、盖着,但期待积攒不爆,不是恒久之计。欲从基础上解决这些问题,绝不是简朴地增添行政资源,而是要科学设计都会治理系统,提高治理能力,以顺应现代社会的需求。

文/吕德文(武汉大学社会学系研究员)

编辑/雪山小狐

责任编辑:




(责任编辑:石卓武)

专题推荐


© 1996 -2018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皖ICP备139052号-5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联系我们